藤原拓海

【卜洋】木叶(pwp一发完)

宇智波三七:

食用须知



  • 第一人称卜凡视角,无脑pwp


  • 重度ooc, 病娇黑化反社会人格,真的很ooc  不能接受不要点,点了请不要骂我


  • 新手上路危险驾驶,请自备晕车药,不然后果自负


  • 不算he,qj情节警告


  • 瞎编的,不要上升


  • 再说一次,点了请不要骂我



点这里     (挂


补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挂


补档见评论

勒索现场

melon[破产高三]:

勒索现场


前篇: http://baird187.lofter.com/post/1f708a5d_eed250b1


千fo点梗第二篇, 大概下篇色情一点


你们下一章想看什么,给评论↓


-


坐车的时候李振洋给卜凡大致讲了些自己在干的东西。


比如他生意的涉猎范围,又比如他上面确实还压了个人。


“就是你今天看见那个花臂,”两个人坐在黑色高档轿车后排,李振洋放下点窗户,靠着窗户点了根烟。


风从缝隙灌进来,带着烟草的味道侵染进卜凡鼻腔,卜凡在浅层烟气里捕捉到李振洋身上的味道,前调是清新的佛手柑,中调跟着淡淡的雪松香。


卜凡正专注寻找空气中弥漫的清淡后调,听见李振洋说,


“干我们这样的,上面得有人罩着,岳明辉就是疏通上面的人的角色。”


卜凡一个学生,听不懂李振洋给他讲的黑社会存活宝典,听来听去也只明白了岳明辉是干什么的。


岳明辉长袖善舞,是走官场的。


做官的需要他们这些地头蛇的支持,某些时候还要拜托他们清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中国法律森严,他们也需要依傍官员而活。


卜凡回忆了一下岳明辉的模样,和李振洋一样的斯文秀气,但气质是不一样的。


李振洋透漏着一股阴森危险的气息,而岳明辉很正气,即使纹着花臂,看起来也是个大好青年。


可是,卜凡迟疑了一下,“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?”


李振洋没想到卜凡能这么说,他甚至愣了一下,他偏头看卜凡,卜凡的眼眸很清澈,是不同于他们这种人的深邃。


吸了最后一口烟,李振洋缓慢把烟头按灭,朝他笑了一下,


“你总该知道些我是做什么的。”


李振洋他们涉猎极广,违反乱纪的事情他们几乎全盘包括,除了毒品,卜凡看见李振洋顿了一下,内心有种不好的预感,


李振洋不是还贩毒吧?


这种预感愈来愈强,卜凡甚至有点坐立不安,他知道毒品的危害性,粘上一点都是万劫不复。


“哥哥从来不碰毒品,”李振洋看到卜凡有点紧张,手腕搭上他肩膀,身体慢慢向他靠近,指尖调情似的刮了下卜凡的侧腮,
“那种东西要钱不要命的人才去搞,你哥哥很惜命的。”


-


饭局上是和李振洋做走私生意的一批人。


卜凡能很清楚的感觉到李振洋走进去的那一刻空气就凝结住了,在场所有人的眼光都粘在他身上,他自顾自的向前走,卜凡跟在他身后,他能感觉到李振洋走的每一步,都如芒刺背。


人们站起来,主位坐着的男人起身和他握手,“二少来了。”


语气里逢迎很淡,就好像最平常不过的问候。


这群人的气场和那天见到的人又有所不同,他们身上没有地痞气,多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冷硬。


李振洋没带人来,除了卜凡就是一个开车的小弟,就好像没看见那边站着的身形健壮的男人们,李振洋很自然的入座,卜凡跟着他坐下。


“是我榜家儿,”李振洋朝主位笑了笑,“粘我。”


李振洋没有单刀赴会的自觉性,就好像饭局他才是主人,吃饭动作优雅细致,就像是单纯来吃一顿晚餐。


李振洋筷子上夹的菜落入卜凡盘中,卜凡听见主位上的人终于说话,


“二少,我的那批货,他们说扣在你这里。”


“是在我这儿,”李振洋没看主位上的男人,他从旁侧抽出一张纸擦了下自己嘴角,
“您来要货么?”


“二少也是搞这个的人,没必要压着兄弟的货到最后谁都讨不着好处吧?”男人话语没有一点客气,却像击打在棉花上,轻飘飘被李振洋挡了回去,


“您要是出了我开的价,这顿饭吃完我自然会亲自把东西送到您那里。”


“二少,你这不地道吧,”男人笑了,语气却阴狠狠的,“我一共卖不了几个钱,你给我扣了一大半,我这半年就白忙活了。”


“我手底下的兄弟拼死拼活到处躲条子给你护送过来的东西,我觉得我不过分。”李振洋挑拣了桌子上个玻璃杯,倒了点水,“我压着你的货未必讨不到好处,那群人在你那里买不到东西自然会来找我,怎么算我都不亏。”


卜凡听的云里雾里,只知道室内的气氛剑拔扈张,整个桌子上围着的人也只有两个是主角,主角戏里戏外斗法拆招,你来我往白刃相接,所有人都精神高度紧张到同一个弦上,除了李振洋仍在慢悠悠的喝水漱口,所有人都在等那根弦崩裂的时刻。


卜凡感觉到自己后脑勺顶了个冰凉的东西。


男人说,


“既然没办法和平的谈价格,那么二少,别怪我使一点手段。”


尾巴根传上来丝丝麻麻的冷意,卜凡后背发凉,内心骂了句操,李振洋的饭局怎么都是自己倒霉出事。


玻璃杯放在了桌子上发出重重的一声响,李振洋嘴角牵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,眼眸却很凌厉,支撑着本就出挑粉眉骨鼻梁散发一股冷意,像是被突然激怒的笑面虎,李振洋说,


“您要是答应我的条件,只是少赚了点钱。”


“您要是敢动我的人,”李振洋偏眸去看拿枪顶着卜凡的人,眼底森冷,卜凡感觉自己后脑勺抵着的枪颤了一下,


“您会断了您以后所有的财路,而且这个屋子里现在呆着的人,我不保证是否还会健康的活着。”


卜凡听到一群清亮的枪上膛的声音,桌子上坐着的人一瞬间全都站起,黑洞洞的枪全都冲着一个方向,李振洋起身,没有看周围对准自己的东西,慢慢走到卜凡身旁,把那个拿着枪的人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。


“别动我的人。”李振洋对他说。


那人看着李振洋的眼神都是恐惧,两股不自然的抖着。


听别人说,李振洋报复的手段一向阴狠。


“您确定要这么做吗?”李振洋把玩了下收缴的手枪,跟他常年带在身上的不是一个型号,他抛了一下又接住,听见男人终于发话。
“枪都收起来,你们这都像什么话!跟二少道歉!”


男人带的人把枪都收起,李振洋没有再坐下,他把座位上的卜凡拉起来,“走吧,我不想在这里呆了。”


“您今天惹到我了。”


李振洋走之前对着主位上的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
-


“我没想到他会找人拿枪挟持你。”李振洋靠在车窗上,窗外树木飞驰虚化,卜凡冷着脸没有讲话。


李振洋能感觉到卜凡心情极其不佳,他迟疑了一下,手指搭上了卜凡的手臂,却被突然躲开,


“你很有意思是不是?”卜凡声音很冷,“你带我去什么意思?你是嫌我活的不够长吗?”


“一次不够,你还带我去第二次?”


“我带你去,是因为你是我榜家。”李振洋语调温度也一下子降下去,“你在这儿跟我甩什么脸色?我特么要是你,那男人枪拿出来的那一刻他就该死了,你是自己没胆量不去搏,关我什么事?”


“你知道我救你后果是什么吗?我得跟那群亡命的彻底翻脸”


“是,我不应该跟李二少甩脸色。”卜凡冷笑一下,转过头不去看李振洋的脸,“榜家?操,我他妈不想成为你榜家,是你一直拴着我羞辱我,你别做一副你很宠我的样子,没有你,我落不得这种样子。”


没自由,没尊严,除了上课就是被关在家,被带出去也是拴着链子的狗,还会一不小心就没命。


“我他妈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借贷合同上会是我的名字,一开始就他妈不是我管你借的钱。”重重委屈和愤怒压在卜凡心上,他几乎是对着李振洋在低吼,


“你放了我吧,行吗?我还你钱,我肯定还你钱”


李振洋看着卜凡即将崩溃的模样,瞳孔漆黑没有一丝情绪。


“不行。”


-


卜凡两天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。


李振洋来给他打营养针,卜凡一阵挣扎,李振洋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长时间不吃不喝的人还有那么大的力气,卜凡反抗跟他过招,最后被李振洋一个掌风打在脖颈晕过去。


李振洋看着他,半晌,缓缓在他肩臂注射了一针。


-


卜凡醒来的时候听见一声笑,


“起来啦?”


不是李振洋,男人的笑声拉的很长,语尾还带着点软儒,他抬眸,沙发上坐着一个花臂,打游戏的间歇看了他一眼,嘴上“啧”了一声,


“你还敢刚李二,胆子够大。”


“你饿吗?打完这把我带你去吃饭”


卜凡头痛欲裂,记忆夹缝最后一幕就是和李振洋打起来,再次以失败告终。


花臂的名字好像叫岳明辉,李振洋跟他说这是他大哥。


哪有一点大哥的样子,往沙发上盘腿一坐打游戏的模样活像个刚刚高中毕业的男孩,手臂上的纹身也不像黑社会那种不是蛇就是龙,六芒星纹的倒是小清新。


“李二叫我来照顾一下你,他去给你出头了,收拾那帮走私的。”


卜凡听到手机里响起胜利的声音,岳明辉一下子笑开了,站起来抖了抖衣服,低下头问卜凡 ,“你还有力气站起来吗?我好像背不动你。”


-


“你欠李二多少钱啊?”岳明辉边嗦粉边问他。


“...以前是一百万,现在变成两百万了。”卜凡对岳明辉这种一看就单纯无害的人容易放松警惕,虽然他也知道岳明辉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
“你一个学生,借那么多钱干什么?”岳明辉好奇了,听见卜凡说,“我跟我们系一个学长一起开了家公司,校园贷款贷不出那么多钱,他就跟我说他找了家合法正规靠谱的地方,他后来拿着钱就跑了。”


“我不知道为什么借贷合同上是我的名字,他明明跟我说他自己去签的。”


岳明辉“噗嗤”一下子笑出来,“你学长不是赌徒吧?不瞎都能看出来李振洋是个放高利贷的,他不是正好在我们那个赌场赌到一半儿没钱了管他借钱签的你名吧?”


看着卜凡的脸色一瞬间变了,岳明辉回了正形,


“不是...不是被我说准了吧?”


卜凡真的懵了。


李振洋他们的赌场离他们学校确实不远,一起说要建公司时他学长每天勤勤恳恳的查资料做市场报告,后来就整天整天不见人影,最后干脆就没有这个人的消息了。


难道跟岳明辉说的是一样的吗?


卜凡一提起那个学长就气的肝疼,岳明辉看他看出了可爱,卜凡的脸是那种中国传统审美,标致英气,想来屈身做榜家也挺憋屈。


而且,岳明辉眼神在他身上晃了晃,他弟弟不可能做下面那个,所以卜凡是个0咯?


有意思。


-


卜凡不和李振洋冷战,连着猫也离卜凡远远的 除了隔三差五岳明辉过来领卜凡出去吃个饭,两个人混的挺熟,大多数时间卜凡依旧坐在以前金属柱子的那个位置,就像最初来的时候,靠在落地窗前阖眼睡觉。


李振洋窝在沙发上,卜凡不给他收拾房间之后家里一团糟,猫蜷在他肩膀旁,他们两个一起看电影。


以前都是他和卜凡看的,卜凡的口味和他不太一样,卜凡喜欢走剧情的,不像他喜欢看景色看文艺向,有时候因为看哪个而争执一下,最后也是李振洋拍板拿出了金主的样子压摄他。


卜凡看了眼墙上的欠条缩着脖子不吱声了,看电影的时候头一点一点的打瞌睡,李振洋看他看的好笑,一场电影下来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看卜凡。


文艺片,卜凡看到结局总是哭,搞得李振洋莫名其妙,这个人分明都没看几分钟,心思倒是全入戏了。


卜凡睡沙发,每天晚上李振洋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边系浴袍边走向卧室,总能感觉到卜凡一下子变得焦灼的眼神,李振洋经常心情很好的垂眸扫他一眼,好像特意给他展现一下自己的胸腔腹肌,然后缓缓道一句“晚安。”


卜凡话挺少的,多数时候是李振洋自己在对他说话,支使他干这干那,卜凡没有回应,总是把他交代的事情干好。


李振洋很久没吃小弟送过来的早餐了,他以前无意之间发现卜凡居然还会做饭 ,炒出来的菜还挺好吃的,以后每天早上八点送早餐的小弟就改成了送青菜和肉,李振洋全都撇给卜凡,“你做。”


李振洋享受家里突然多了炊烟气儿,就好像家不再是一个空荡荡的房子,卜凡还会跟他的猫拌嘴,李振洋坐在沙发上常会听到收拾屋子的卜凡冲着猫吼,


“你给我从床上下去!”


“喵喵喵!!”


“你别弄那打衣服我刚他妈叠好!”


“喵喵喵!!!”


“你再他妈挠我明天早上就把你杀了做汤!!”


“喵喵喵喵!!!”


李振洋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看着看着就笑出声。


他其实,还挺满意卜凡这个小榜家儿。


除了....不能上之外。


-


“你说什么?”李振洋把咖啡放下,抬眸看着岳明辉。


“你也不喜欢他...你总折磨他干什么?”岳明辉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,和李振洋呈对阵状态,“我帮他把钱还给你,他债主转成我,你放了他。”


“你上次把他打到内出血,然后天天拿链子拴着他,靠给他打营养针维持生命,你还带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,”岳明辉说,“他还是个学生,他才二十出头。”


“他跟你说我折磨他了?”李振洋眼神一瞬间变的阴冷,岳明辉不常见到不是笑着的李振洋,他有点鸡皮疙瘩,
“我看出来的,他跟着你很不开心”


“岳明辉”李振洋冷笑一声,带着股阴风,七月流火天气转凉,岳明辉突然觉得有点冷了。


“我让你照顾他,不是让你去勾引他。”


李振洋讲话难听起来,岳明辉听的浑身不舒服,他和卜凡什么事情都没有,如果追究起来,不过是他看着卜凡有点可怜,对他起了很小很小的一点兴趣。


所以这个时候他有点心虚。


“岳明辉,我的榜家轮不到你来决定去留。”


李振洋这句话毫不客气毫无感情,岳明辉有点不可思议,“李振洋?因为一个男孩?你是要跟我闹?我可是你哥”


“我知道你是我哥,”李振洋一字一顿掷地有声,每一个停顿都带着刀剑烽火气。


“我哥也不能碰我的人。”


-


卜凡躺在沙发上睡觉,被一阵敲门声吵醒。


那不是敲门声,简直就是在砸,一下一下战鼓擂鸣,卜凡昏沉的走过去开门,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甩到墙上,卜凡侧身撞击到墙面撞得有点耳鸣,来不及站起整顿领子突然被人狠狠抓起。


扑面而来的酒味,还有他那天在车里没有闻到的后调,清冷的古檀味道。


李振洋声音阴郁而嘶哑,


“卜凡,你他妈胆子越来越大了,嗯?”


-tbc


下一篇https://shimo.im/docs/YM4Xt6WYmCA1389p/

卜洋pwp | 浅滩行云

Zaenlande:



一个普普通通的现实向pwp。冲动产物,西装的洋洋让人脱缰啊~


预警:没有前男友、没有三角、没有虐、没有其他cp的姓名。两个小伙子恋爱,就这样。NC17






图链




(被屏两次了哦。这次看缘分叭。)




-


(修改完放出。)